全小说 > 痴情王爷剩女妃无弹窗全文阅读 > 痴情王爷剩女妃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四十四章 你是狐狸吗(差点露马脚)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com (全小说无弹窗)
姑娘天生貌美,也难怪处处都有人盯着看。”小雅微微苦笑了一下,她和自己来比,她就是天上的天鹅,自己则是地上的丑小鸭。

  “人是因为可爱而美丽,不是因为美丽而美丽!你也用不着那么在意啊!再说了,长得漂亮又有什么用,我天生比你命还苦,父母双亡,连姥姥也病死了,我才这么小,就孤身一个人了,上次,还是哥哥救了我一命,我才得以活下来,不然,世间早就没有骆冰这一人了。”骆冰看着小雅难过,于心不忍,却也不想说到自己的痛处。黯下眼眸,无意识的夹了一块牛肉送入口中。

  池鱼连忙用筷子打掉骆冰筷子上的牛肉,“别难过!想什么呢?再在不是很好吗?有我和冷宇在你的身边保护你,陪着你,和你一同走天涯。”池鱼想不到什么好话说给她听,也只有捡现实的说。

  听到池鱼的话,骆冰的眼里闪过一丝温暖和感动,她想不到要说什么,只好拿凶恶的口气来掩饰自己的失态:“你干嘛打掉我的牛肉?”

  “你不能吃那个!”池鱼淡淡的出声,自己也没有动筷。

  “你干嘛说我不能吃,就你能吃吗?一块牛肉而已!”听到池鱼的话,骆冰的倔劲也上来了,偏要和他作对,骆冰夹了一大块牛肉放在嘴里。怎么这么骚,比我还骚……刚放进嘴,骆冰就后悔了!真不应该倔啊,骆冰扭曲着小脸,不知道是吐出来还是吞下去,吐出来池鱼一定会笑话死自己,吞下去又太委屈自己。不禁瞄了瞄池鱼。

  看到骆冰的样子,池鱼在心里感到很好笑,可还是忍不住感到担心:“咽不下去就吐出来,别委屈自己。”

  骆冰委屈的眨了眨眼,可怜的看着池鱼。

  “吐出来吧!”池鱼伸出手,手上盖着一条毛巾,示意她吐在自己的手上。

  骆冰迟疑的看了看池鱼,直到他向自己点点头,才张口吐在了池鱼的手上。池鱼轻拍着她的背,待他吐完之后,池鱼把毛巾包好,递给了小二,然后递了一杯茶水给骆冰:“洗洗嘴巴吧!”

  “骆姑娘,你好像对牛肉——有些……”小雅想了想,却不知道怎么去形容。

  “她从小就不能吃牛肉的!对牛肉过敏!”池鱼想也不想的说道。

  “可是刚才骆姑娘不是说,她从小一个人长大吗?可是你怎么知道啊?”小雅都成了问题宝宝了,没办法,池鱼和骆冰就像迷一样。让人忍不住去问。

  “我和她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她无意中说给我听的,只是刚才与我赌气而已。”池鱼也不慌,一字一句的解释起来。

  “哦!”小雅了然的点点头。

  “颜,我好累……天马寺还有多远啊?!”隔壁不远的桌子,传来白易遥甜得发腻的娇嗲。

  “快到了!”冷颜冷淡的声音,与白易遥的热情截然相反。

  “颜,人家快受不了了!真的好累嘛!”白易遥不依不饶的拉着冷颜的手臂。

  “我没有叫你跟来!”冷颜觉得自己是越来越受不了白易遥了,现在想起来,真不明白当初怎么会喜欢她,但是现在事情已经不太受自己的控制来发展了。

  “颜,你凶我!”白易遥泫然欲泣的看着他,为什么,为什么他对自己越来越冷淡,越来越没有耐心了。她能明显的感觉到,冷颜对她的喜欢越来越淡了。

  “我是实话实说!”冷颜对于她泫然欲泣的小脸无动于衷,现在他觉得,连君小雅都比白易遥好过百倍。

  白易遥见他的亲子,实趣的不再出声,只是静静凝望着他,痴痴的看着,她觉得自己,真的爱上冷颜了,当初真不应该丢下冷颜和别人私奔,幸得冷颜不嫌弃她,再次重新接纳自己。可是如今,他对自己的态度也越来越差了。是不是有一天,他也会丢弃自己。白易遥感觉到了前所未有恐惧,失去冷颜的恐惧,她哀伤的看着冷颜,想要看到他底在想什么,难道说,他也爱上了白可清吗?无奈的,她没有从冷颜冰冷的表情中找出任何一丝朱丝马迹。

  “我们起程吧!”骆冰站起身来,真受不了,白易遥是不是吃太多撑了,整天嗲声嗲气的,她不嫌累自己还嫌难听呢。

  冷宇望了望冷颜他们,点了点头。

  随后,小雅和池鱼也跟着站了起来!

  “哥,起程吧!还有一会儿就到了,等下就在天马寺做为休息吧!”冷宇看了看白易遥,看她想要出声,立即出声说道,这样,白易遥就无话可说了。

  冷颜没有出声,但是也立即站了起来,看来,他也不是很想坐在这里。

  “冷颜!”君小雅看了看冷颜桌上原封不动的食物,又看了看冷颜:“你不吃点东西,不饿吗?”他不吃东西,奇异的看着他,有些担心。不等他回答,君小雅便叫小二打包拿过来。

  “带着吧,饿了就吃一点!”小雅递给他,便不再看他,翻身上马跟上已走了一段路的骆冰他们。

  冷颜接过食物,看着小雅纤细利落的背影,久久回不过神来。自己多久没有好好注意过小雅了,她有武功自己是知道的,只是,却从来没有问过她,也不知道她来自何处,如果说,有一天她突然消失了,他还真的不知道上哪里去找她。

  “走了!”白易遥轻轻的推了推他。

  冷颜回过神来,也不出声,默默的上马。

  “你在想什么?”白易遥看着冷颜自己上马,也没有要拉自己的意思,忍不住问道,她知道他现在或许很心烦,但是他却什么都不说,刚才,他怔怔的看着君小雅,让她的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也让她很不安,自己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好好的和冷颜在一起,但是如今看来,这个愿望似乎很难实现,为何会这样,当初,他不是很爱自己的吗?为什么现在却这样对待自己,难道说,自己做了这么多的努力,全都要白费了吗?怎么甘心!白易遥看着小雅远去的背影,眼眸里闪着恶毒的光芒。君小雅,你必须得死。

  “没有想什么?”冷颜这才反映过来,把手伸向白易遥。

  白易遥闷闷的伸出手,借冷颜之力上马。

  差不多一个时辰,冷颜一行人就到了天马寺。

  “头晕!”越接近天马寺门口,骆冰的额头就越冒冷汗,小脸苍白,几欲晕厥过去。

  池鱼从来没有杀过人,虽感压力大,但是也不至于像骆冰一样,看骆冰那样,就知道一定双手沾过血腥。池鱼有些担心的扶着她,悄悄的在她耳边低语:“看你这样子,恐怕连大殿你都过不去。”

  有着池鱼扶着,骆冰干脆把整个身子全靠在他身上,略显吃力的抬起头,天马寺三个大字就在眼前,龙飞凤舞,却也苍劲有力,天马寺的大门大打开来,门口站着两名小沙弥,像是来迎接他们的。但是越接近天马寺,骆冰就越感吃力,好像有一块大石头一般,死死的压在胸口,让她透不过气来,随着靠近,骆冰额上的汗就越冒越多,身子也软弱无力。几乎靠着池鱼,让他拖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