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清莲重生曳古华无弹窗全文阅读 > 清莲重生曳古华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定情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com (全小说无弹窗)
君子,温润如玉

  “哦?良妃娘娘找我赏花?”

  坐在树下看着兵法的滢流听了侍女的传召目光闪了闪。从容地将书交给一旁的侍女,整了一下微有些凌乱的衣襟,目光深沉,淡声吩咐:

  “既然良妃娘娘找我赏花,紫衣,咱们就去看看这花有多美吧。”

  “是,主上。”

  紫衣恭顺的应着,眼底却有一抹狂热,她知道,她的主子一如既往的不会退缩,只会巧妙的解决一切。这才是她的主上,古人所言的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恰如其是。

  章毓宫。

  一身淡绿宫装的滢流娴静又不失这个年纪应有的鲜嫩与活力,生生压下这一园海棠的春色。

  羞煞百花,惭日月之色,集天地之灵。

  一身素衣的良妃怔怔地看着盈盈向她走来的绝色女子,饶是多年凄清的后宫生活已将她磨练的心静如水,也不由忘了呼吸。

  风华绝代,不是容貌的绝艳,而是那一身的钟灵毓秀,让凡尘世俗中打滚的无数红颜黯然失色。

  眸色微微黯淡下来,难怪皇上对他情有独钟,连向来心性冷漠的禩儿都为她几近疯魔。

  禩儿毕竟是她所出,即使平时再如何伪装淡漠,最了解他的依然是她。既然她的儿子想要皇位,她卑微的出身势必会拖累于他,所以她对自己的儿子从来不冷不热。

  而自从滢流出现,虽然看上去仿佛一切照旧,但她看得很清楚,禩儿的心,乱了。

  她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的女子,能让面热心冷的禩儿不过一面之缘后便在她面前频频提起。

  对她这个娘亲总是恭敬守礼的禩儿,会不自觉地提到她的一举一动,而这种时候,他脸上的笑意总是变得无比柔和且真实。

  终于,在那一日,她亲眼看到了这个少女,第一眼,她便已然断定,这个世间无双的女子,是禩儿一生的魔障。

  没有人能逃过那清澈幽深的眸光流转间不经意撒下的情网。

  禩儿不能,其他阿哥不能,甚至,这片土地上的天,她的天,皇上,也不能。

  怎么可能看不到,他们始终如有若无纠缠在十六格格身上专注深邃的目光。她当时只是暗自长叹一声,并不打算去管,也管不了。

  可是,她的儿子却越陷越深,终于,在无可逃。

  她听说禩儿最近杖毙了福晋的一个贴身侍女,心里就涌上某种不祥的预感。

  禩儿他,一向是待人以宽。

  结果,第二天就接到八福晋的哭诉,说禩儿不知被那个狐狸精迷了眼,夜夜借酒浇愁不说,还怕泄露了心上人的身份,将最后听到不该听的薄命侍女活活打死,求自己为她做主。

  她当时就天旋地转,强自压下这件事,叫了禩儿过来,结果她问题问出口后,禩儿半天没有说话,最后竟行了一礼,就这样拂袖而去。

  她无语,该劝的已经劝了!可是,某一次,禩儿偶然留宿于宫中,她看到了什么?!

  她的孩子,在自己的寝宫里,一坛接一坛的灌酒,醉了,便趴在桌上吃吃地笑,喃喃重复着滢流的名字。看到她来了,稍微警觉了一下,就孩子气的对他撒娇,内容却是一句接一句的为什么。笑着,却又哭着。

  到底有多少年了,她不曾看过禩儿的泪水,看的她心痛如绞。

  再也忍不住,就算知道滢流是皇上心尖上的人,她也全然顾不得了,寻了个借口就把滢流叫了过来,便有了现在这一幕。

  坐在椅子上,滢流若有所思的看着思绪显然跑到不知何处的良妃。心里却早有思量。也不说话,就静静等良妃回神。许久,良妃回过神来,便看到从容品茗的滢流。

  良妃本人便如一朵静美出尘的白莲,虽不争,却极其聪慧。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审视,良妃绽开一朵微笑,柔和的开口:

  “瑶华公主,本宫…我…可否叫你流儿呢?”

  “流儿的荣幸。”

  滢流微笑,容色安宁。

  良妃垂眸,“那就多谢流儿了。胤禩时常与我提到流儿,言辞之间颇多欣赏。”微微抬眸,少女神色掠过一丝柔和,却被良妃纳入眼底。

  心中微叹一声,滢流眉间多了一抹柔色,清澈的眸瞳幽深无比。

  “良妃娘娘,八哥素来对滢流疼爱有加,滢流心中是明白的。既然良妃娘娘是八哥的母妃,滢流逾越,擅自猜测当时为八哥而唤滢流前来。”

  那双眸子此刻平静中宛如包容无尽夜色,一切汹涌的波涛接隐入其内,不动声色却自有千秋。

  只是静静的凝视着良妃,却让这深宫中呆了半辈子的良妃深感敬畏,那与陛下如出一辙的尊贵威严与隐于平静中的睿智气度,让她几乎不敢与之对视。

  良妃明白,这备受陛下宠爱的小公主不是养在室内的娇花,她的手段怕是不输于这个紫禁城中最可怕的那个男人。

  而现在,她露出这一面,纯粹只是因为她是胤禩的母亲,才让她愿与她坦诚相待。

  但是,这也是警告,警告她不要耍什么花样。她的目的这位滢流格格一清二楚,她需要做的,能做的也只有坦诚相待。

  紧紧咬住下唇,良妃突然跪了下去。

  被一旁的紫衣及时扶住,她清丽的脸上染上了泪,语无伦次的请求:

  “求求你,滢流,求求你帮帮胤禩,他爱你,他爱你爱的要发疯了。”

  听了这话,滢流缓缓收回了已经伸出欲扶住良妃的手,眼中闪过晦暗不明的光芒。

  这一举动显然被良妃误会了,她脸上的神情变得绝望而悲伤,

  “瑶华公主,求求你,救救我的儿子,他只是爱你,他只是爱你啊。我知道,你是皇上的,若皇上知道这一事实,后果不堪设想,可我实在没有办法。滢流,这会毁掉他的。我请求你,救救他,让我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您误会了。我…很高兴。我很高兴胤禩爱我。也不会让他因此受到伤害。”少女眸光宁静而悠远,夹杂着忧伤与喜悦,五味杂陈。

  良妃怔住了,她从未想过会听到如此的回答。她知道自家儿子是天之骄子,人中龙凤,但比起那个人,即使是同样的爱恋,她的儿子却缺少了时间,与滢流朝夕相对十余年,那个人一定造诣深深刻入滢流心中。更何况,即使再出色,比起那个人,却还是稚嫩了。那个人,是这片土地的神啊,当他拿出全部的柔情倾心以待的时候,又有那个女人可以拒绝?

  “你……”惊喜又诧异的,良妃完全不知该如何表达。

  “不过,在此之前,娘娘可否告诉流儿,是如何看出那个人的情愫呢?”

  “他眉目间的柔情,我求了一辈子,又怎会看不出。”良妃苦笑。“不过,殿下放心,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倒是禩儿,还烦请格格为我解惑。”

  “不必惊讶。烨他……早已知道,也早已接受。否则,我又何必回到紫禁城这个牢笼。”

  少女眉目间染着淡淡的忧愁,却又混杂着奇异的温暖。她只是静静的说着,目光却透过虚空,仿佛看到了那个人,温暖又忧伤。

  “怎么可能?”

  饶是良妃这样淡薄的性子,也不由惊讶的睁大了眼。

  “这是我的愿望,”少女低低的微笑起来,“滢流期盼,却从未奢望。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他们骄傲的性格。我并不奢望。滢流所求,不过是这样,看着,守护着,何况,此生得他倾心相待,吾愿已足。”

  清雅出尘,遗世独立,此刻的滢流,哀伤寂寥宛若天生,却始终有奇异的温暖幸福萦绕不散,整个人飘渺的仿佛随时会乘风归去,不似俗世凡人。

  “我愿意,流儿,我愿意的。”

  蓝色长袍的八阿哥胤禩再也听不下去,他有预感,如果现在不出去,怕是要永远错过她了。大步踏进门走过去,一把将仙子般的小人儿紧紧搂在怀里。

  他骄傲,不假,身为高高在上的八皇子,只要挥挥手,怕是有数不尽的女人任他予取予求。

  可是,他已经陷下去了啊,他的眼里心里全部都被这个小人儿占满,为了她不惜一切,不在乎世俗伦常,甚至不惜与皇阿玛作对。他要她,只要她。

  如果这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如果分享能让他得到她,即使会有不甘,但是,他愿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