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清莲重生曳古华无弹窗全文阅读 > 清莲重生曳古华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蛇谋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com (全小说无弹窗)
尚可御,人心安得顾

  深夜,水木莲华居。

  透过窗纱,可以看到窗畔一个袅娜单薄的身影,似乎正在看书。许久,连那一豆灯光也摇曳着微弱下去,窗前的人才吹熄灯,上床睡去了。

  许久,听着屋里的人呼吸渐渐稳定悠长起来,窗前黑影一闪,窗子被打开了一条缝,细碎的声音轻轻响起,一条细长的影子从窗户缝里掉了下来,快速地向那张华美的大床游去。

  屋里传出“啪”的一声清响,再然后竟然无声无息,心觉事情是出了漏子,见事不好,窗外的黑衣人转身就想飞身离去。

  几是同时,屋顶窜下一道黑影,瞬息间将他制住,眨眼卸了他的下颌。

  房内灯光亮起,刺客愕然的抬起头来,滢流一身整齐,慵懒的斜倚在塌上,目光轻蔑而冷酷,她看着他,眼中却是一片空无而漠然,仿佛面前只是一粒尘埃,一只蝼蚁。

  窗下,一条剧毒无比的黑风被一片花瓣钉死在地上,滢流的手中,正把玩着一枝娇艳的蔷薇,可惜这花却缺了一瓣。

  刺客惊骇的瞪大双眼,仿佛看到一只蚂蚁在蹂躏一头恐龙般不可置信。

  似笑非笑的滢流,在暗淡的灯光下如此耀眼,却又如此妖娆而危险。

  齿间毒囊已被取出,滢流示意给它装上下颌,“咔”一声脆响,伴着刺客的惨叫在这深沉的夜色里显得格外凄厉而诡异,可惜,这惨叫刚刚出口,就被生生掐断了。

  见他消声,滢流才会挥手示意她的夜影收回踩在那个刺客脸上的脚。

  可怜的刺客趴在地上微微颤抖,硬是不敢再随便发出一点声音。

  “这几天的跟踪,可以确定是八福晋?”

  清冷的声音淡淡的问着自己的影卫。

  “是。”

  蒙面黑衣的影卫恭敬的低头回答。

  “那么,现在,抬起头,告诉本座,在八福晋身后挑拨她的,是谁?”

  转向趴在地上的刺客,滢流依旧冷淡的开口。轻而冷的声音,明明那么淡那么柔,却偏偏令你从骨子里结一层冰,在那双漆黑淡漠的眼睛里,仿佛会被完全看透,所有阴谋都无法遁形。

  一层恐惧蓦的窜了出来,趴在地上的刺客忽然无比真实的意识到死亡的恐惧。

  在她眼里,他恐怕连一只蝼蚁都不如,没有人会对一只蝼蚁的性命在意,何况是一只妄图咬死你的蝼蚁。

  恐惧之下,黑衣刺客艰难的爬起来咚咚的磕头,一边焦急的开口求饶:

  “格格饶命,奴才是郭络罗家派给八福晋的侍卫,只负责听八福晋的命令,的确是八福晋的命令啊。奴才没见过什么背后之人啊。”

  听着,女子神色没有一点变化。听他把所有话都说完,淡淡摇了摇头,夜影立刻反手一枚银针扎入刺客太阳穴中。

  滢流这才淡漠的开口:

  “那就把他的尸体送还八福晋吧,被人当了枪使还不知道,真是愚蠢,还是说,吃醋的女人都没有脑子吗?”

  清冷绝色的容颜上一片淡漠,仿佛刚刚命人杀人的不是自己。

  “夜一,把四五天前宫中跟郭络罗氏接触过的女人都派人给本座找出来,本座倒要看看,谁敢要本座性命!至于这条蛇,做成蛇羹,明早给八福晋加餐吧,算是本座的回礼。”

  “是。”

  夜一垂首应声,手一挥,两条人影冒出来,恭敬的行礼,一个把刺客和蛇的尸体拖了下去,一个听从夜一吩咐去查人了。偌大的房间,转眼就剩下滢流和夜一。

  面对自己的贴身影卫,滢流收起一身冰寒,气息淡薄而安宁,疑惑的挑眉:

  “怎么了?”

  “属下只是不明白,为何主上断定八福晋背后有人?”

  对于属下,这位主子虽然看上去冷淡其实相当体贴宽容,何况,他们算是她一手带出来的,亦师亦友的关系,这种相处模式很熟悉。不懂得的事,自然而然会向这位主子请教。

  “无人指点,那郭络罗氏身在宫外,又如何会得知我的身体状况?”

  微微挑眉,少女眼神恬淡,透着一丝淡淡的凌厉,

  “黑风虽然有毒,宫里的御医却也不至于是连这种毒都解不了的废物。女子一般怕蛇,别的人也不过是吓一跳罢了,但若换到本座身上,这吓一跳就足以令本座致命。”

  说着,她的语气渐渐森寒起来,

  “宫中有蛇,也算不得什么稀奇事,况且,这段时间此蛇最为美味,又是大补之药,御膳房里肯定就有。真出了事,也只能算是一场意外。”

  微微眯起眼,滢流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计是不错,可惜,本座却不是一般女子。本座的身体状况早已封口,八阿哥为人谨慎,决计不会跟八福晋说起这些,算来,怕是这一场病让有心人察觉到了什么,怕本座的存在夺了她的地位和宠爱,才会挑拨这没脑子的八福晋来对付本座。”

  一双美眸中流过冷光,滢流低声冷笑:

  “是哪一位,本座心里倒也有数了。可惜,这狐狸藏的太深,这一次是抓不到什么尾巴了。不过,总会露出来的,本座有的是耐心。这次,看在八阿哥的面子上,只是给八福晋一个小小警告,若有下次,呵”

  黑衣蒙面的影卫眼里闪过敬服、濡慕,近乎狂热的崇敬与痴迷,刹那归于一片平静,最后卑微的深深低下头去。

  次日清晨,八阿哥府中,一声刺耳的尖叫划破天空。

  立刻便有很多人向发出声音的八福晋院子方向跑去,然后就透过门听到卧房里八福晋的厉喝:“都聚在这里干什么?我只是看到一只老鼠吓到了,有什么大惊小怪,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都给我滚!”

  等下人们喏喏的都散去,八福晋这才颤抖的回过头来。

  床上,在她刚刚躺的位置旁边,一具夜行衣打扮的尸体僵卧在那里,正是她昨晚派出去的侍卫。

  顾不上恐惧,慌忙和心腹一起掩埋了尸体,心神不定的叫来早膳。

  看着一道道菜被端上来,最后一道竟是一个小盆盛着的东西。

  从未见过这样的早膳,郭络罗氏不由开口:

  “这盆里盛的是什么?”

  上菜的侍女恭敬地将盆放在饭桌中央,行礼之后开口回答:

  “回福晋,是蛇羹,大风蛇去毒之后做成的蛇羹。”

  八福晋脸色骤然变得惨白,失控地把桌上的东西统统扫落在地,声嘶力竭的嘶吼:

  “滚!统统给我滚出去!”

  双手撑着桌子,她的身上不知何时已被冷汗湿透,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缓缓抬起头,那双眼睛,恐惧而怨毒,喃喃的低语宛如毒蛇吐芯:

  “……我不会把他让给你的,绝对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