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军嫂重生记无弹窗全文阅读 > 军嫂重生记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三百九十一章: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com (全小说无弹窗)
  刚开始写,很快就更换好,请见谅。
  ……
  韩子禾和楚铮不想过问菲丽纳的事情,楚景那里的领导说不得还要找他们问问当时的情况。因此就不用多想咯,对方迟早要找他们提问关于那哈洛还有菲丽纳的事情。
  所以楚铮带着韩子禾趁清闲出去遛弯儿咯。
  清晨的大学校园显得有些清冷,这不是指没谁出现,主要是清晨的雾气忽而和面颊接触之后,再让冷风一吹,真是想要不清醒都不可能呢!大学里最容易看到的风景,就是学生们拿着书本脚步匆匆,看上去很像是准备上课。当然,这也不排除是上课的老师哈,毕竟站在大学就容易有种亲近感。
  “你看看,那是谁?”楚铮和韩子禾还没有排队到船上呢,就看到不远处有个说说笑笑的男子走过来。
  韩子禾经楚铮提醒定睛一看,哟,这是楚清前夫?
  “卢泓?!”韩子禾闻言就不想说话。
  还是卢泓发现他们主动说话的。
  不过鉴于他和楚清已经没有关系了,所以,对于卢泓格外热情的态度,楚铮和韩子禾充耳不闻。
  要是说的多了,他们也就示意卢泓跟楚铮韩子禾这里都没有关系咯。
  等到卢泓郁闷走远,楚铮和韩子禾说起闲话来。
  “你说说这家伙脑袋咋长的!也不想想啊,他都和楚清分开多久咯?也不见见过妞妞多少次!就算是挣不到抚养权,也办不到复婚,可是还不能时不时看看自己孩子?”
  就看着这问题,韩子禾和楚铮就不想搭理他呢!
  “不说他了,只是你不好奇卢泓着呢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好奇,不过,我清楚,你之前就找人看看这家伙的底细了。”
  韩子禾不以为意的说着。
  “楚景!”
  韩子禾刚想说楚铮派人研究卢泓,就听到后面有人喊楚景的额名字。
  ……
  “你这是何意?”楚景没想到遇上个前追求者,心里有些气急。
  “我这不是许久没见过你,想要跟你打招呼呢!”
  “打招呼?”
  楚景冷笑着点点头:“那好啊,那现在……你都打好招呼不是?那就劳烦你忘记我!”
  “不是!咱们咋说也是在同一个社团里锻炼过的,就连寒暄都不用咯?!”
  “……”楚景看出来了,这人就是成心跟这儿找她搭话呢,顿时,就不由得警惕起来。
  “我就是问问你,以前听同学说过,好象是说你到外交学院读研究生去了,后来还安排到过去实习?怎么,你现在到这儿教书呢?”
  “你想多咯,我就是想看看这里有没有适合的专业,要是有的话,我大概想弄个合适的二学位,怎么着?莫不是你也是这样想呢?”
  对方对于楚景的说法儿也不说是不是采信他就是围着楚景说,“那你就亲自问?”
  “要不然呢?莫不是说我们还要再雇些人来问!”
  楚景没好气儿的说。
  对方让楚景给他说的恨不能走开。
  “你这是准备工作啊?这距离考试还有些时候你就到这儿蹭课咯?”
  “我现在清闲的很呢,用在学习上有问题?”
  ……
  韩子禾和楚铮不想过问菲丽纳的事情楚景那里的领导说不得还要找他们问问当时的情况。因此就不用多想咯,对方迟早要找他们提问关于那哈洛还有菲丽纳的事情。
  所以楚铮带着韩子禾趁清闲出去遛弯儿咯。
  清晨的大学校园显得有些清冷这不是指没谁出现主要是清晨的雾气忽而和面颊接触之后,再让冷风一吹,真是想要不清醒都不可能呢!大学里最容易看到的风景,就是学生们拿着书本脚步匆匆看上去很像是准备上课。当然这也不排除是上课的老师哈,毕竟站在大学就容易有种亲近感。
  “你看看,那是谁?”楚铮和韩子禾还没有排队到船上呢,就看到不远处有个说说笑笑的男子走过来。
  韩子禾经楚铮提醒定睛一看,哟这是楚清前夫?
  “卢泓?!”韩子禾闻言就不想说话。
  还是卢泓发现他们主动说话的。
  不过鉴于他和楚清已经没有关系了,所以对于卢泓格外热情的态度,楚铮和韩子禾充耳不闻。
  要是说的多了他们也就示意卢泓跟楚铮韩子禾这里都没有关系咯。
  等到卢泓郁闷走远,楚铮和韩子禾说起闲话来。
  “你说说这家伙脑袋咋长的!也不想想啊他都和楚清分开多久咯?也不见见过妞妞多少次!就算是挣不到抚养权也办不到复婚可是还不能时不时看看自己孩子?”
  就看着这问题,韩子禾和楚铮就不想搭理他呢!
  “不说他了,只是你不好奇卢泓着呢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好奇,不过,我清楚,你之前就找人看看这家伙的底细了。”
  韩子禾不以为意的说着。
  “楚景!”
  韩子禾刚想说楚铮派人研究卢泓,就听到后面有人喊楚景的额名字。
  ……
  “你这是何意?”楚景没想到遇上个前追求者,心里有些气急。
  “我这不是许久没见过你,想要跟你打招呼呢!”
  “打招呼?”
  楚景冷笑着点点头:“那好啊,那现在……你都打好招呼不是?那就劳烦你忘记我!”
  “不是!咱们咋说也是在同一个社团里锻炼过的,就连寒暄都不用咯?!”
  “……”楚景看出来了,这人就是成心跟这儿找她搭话呢,顿时,就不由得警惕起来。
  “我就是问问你,以前听同学说过,好象是说你到外交学院读研究生去了,后来还安排到过去实习?怎么,你现在到这儿教书呢?”
  “你想多咯,我就是想看看这里有没有适合的专业,要是有的话,我大概想弄个合适的二学位,怎么着?莫不是你也是这样想呢?”
  对方对于楚景的说法儿,也不说是不是采信,他就是围着楚景说,“那你就亲自问?”
  “要不然呢?莫不是说,我们还要再雇些人来问!”
  楚景没好气儿的说。
  对方让楚景给他说的恨不能走开。
  “你这是准备工作啊?这距离考试还有些时候,你就到这儿蹭课咯?”
  “我现在清闲的很呢,用在学习上有问题?”
  ……
  韩子禾和楚铮不想过问菲丽纳的事情,楚景那里的领导说不得还要找他们问问当时的情况。因此就不用多想咯,对方迟早要找他们提问关于那哈洛还有菲丽纳的事情。
  所以楚铮带着韩子禾趁清闲出去遛弯儿咯。
  清晨的大学校园显得有些清冷,这不是指没谁出现,主要是清晨的雾气忽而和面颊接触之后,再让冷风一吹,真是想要不清醒都不可能呢!大学里最容易看到的风景,就是学生们拿着书本脚步匆匆,看上去很像是准备上课。当然,这也不排除是上课的老师哈,毕竟站在大学就容易有种亲近感。
  “你看看,那是谁?”楚铮和韩子禾还没有排队到船上呢,就看到不远处有个说说笑笑的男子走过来。
  韩子禾经楚铮提醒定睛一看,哟,这是楚清前夫?
  “卢泓?!”韩子禾闻言就不想说话。
  还是卢泓发现他们主动说话的。
  不过鉴于他和楚清已经没有关系了,所以,对于卢泓格外热情的态度,楚铮和韩子禾充耳不闻。
  要是说的多了,他们也就示意卢泓跟楚铮韩子禾这里都没有关系咯。
  等到卢泓郁闷走远,楚铮和韩子禾说起闲话来。
  “你说说这家伙脑袋咋长的!也不想想啊,他都和楚清分开多久咯?也不见见过妞妞多少次!就算是挣不到抚养权,也办不到复婚,可是还不能时不时看看自己孩子?”
  就看着这问题,韩子禾和楚铮就不想搭理他呢!
  “不说他了,只是你不好奇卢泓着呢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好奇,不过,我清楚,你之前就找人看看这家伙的底细了。”
  韩子禾不以为意的说着。
  “楚景!”
  韩子禾刚想说楚铮派人研究卢泓,就听到后面有人喊楚景的额名字。
  ……
  “你这是何意?”楚景没想到遇上个前追求者,心里有些气急。
  “我这不是许久没见过你,想要跟你打招呼呢!”
  “打招呼?”
  楚景冷笑着点点头:“那好啊,那现在……你都打好招呼不是?那就劳烦你忘记我!”
  “不是!咱们咋说也是在同一个社团里锻炼过的,就连寒暄都不用咯?!”
  “……”楚景看出来了,这人就是成心跟这儿找她搭话呢,顿时,就不由得警惕起来。
  “我就是问问你,以前听同学说过,好象是说你到外交学院读研究生去了,后来还安排到过去实习?怎么,你现在到这儿教书呢?”
  “你想多咯,我就是想看看这里有没有适合的专业,要是有的话,我大概想弄个合适的二学位,怎么着?莫不是你也是这样想呢?”
  对方对于楚景的说法儿,也不说是不是采信,他就是围着楚景说,“那你就亲自问?”
  “要不然呢?莫不是说,我们还要再雇些人来问!”
  楚景没好气儿的说。
  对方让楚景给他说的恨不能走开。
  “你这是准备工作啊?这距离考试还有些时候,你就到这儿蹭课咯?”
  “我现在清闲的很呢,用在学习上有问题?”
  ……
  韩子禾和楚铮不想过问菲丽纳的事情,楚景那里的领导说不得还要找他们问问当时的情况。因此就不用多想咯,对方迟早要找他们提问关于那哈洛还有菲丽纳的事情。
  所以楚铮带着韩子禾趁清闲出去遛弯儿咯。
  清晨的大学校园显得有些清冷,这不是指没谁出现,主要是清晨的雾气忽而和面颊接触之后,再让冷风一吹,真是想要不清醒都不可能呢!大学里最容易看到的风景,就是学生们拿着书本脚步匆匆,看上去很像是准备上课。当然,这也不排除是上课的老师哈,毕竟站在大学就容易有种亲近感。
  “你看看,那是谁?”楚铮和韩子禾还没有排队到船上呢,就看到不远处有个说说笑笑的男子走过来。
  韩子禾经楚铮提醒定睛一看,哟,这是楚清前夫?
  “卢泓?!”韩子禾闻言就不想说话。
  还是卢泓发现他们主动说话得。
  不过鉴于他和楚清已经没有关系了,所以,对于卢泓格外热情的态度,楚铮和韩子禾充耳不闻。
  要是说的多了,他们也就示意卢泓跟楚铮韩子禾这里都没有关系咯。
  等到卢泓郁闷走远,楚铮和韩子禾说起闲话来。
  “你说说这家伙脑袋咋长的!也不想想啊,他都和楚清分开多久咯?也不见见过妞妞多少次!就算是挣不到抚养权,也办不到复婚,可是还不能时不时看看自己孩子?”
  就看着这问题,韩子禾和楚铮就不想搭理他呢!
  “不说他了,只是你不好奇卢泓着呢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好奇,不过,我清楚,你之前就找人看看这家伙的底细了。”
  韩子禾不以为意的说着。
  “楚景!”
  韩子禾刚想说楚铮派人研究卢泓,就听到后面有人喊楚景的额名字。
  ……
  “你这是何意?”楚景没想到遇上个前追求者,心里有些气急。
  “我这不是许久没见过你,想要跟你打招呼呢!”
  “打招呼?”
  楚景冷笑着点点头:“那好啊,那现在……你都打好招呼不是?那就劳烦你忘记我!”
  “不是!咱们咋说也是在同一个社团里锻炼过的,就连寒暄都不用咯?!”
  “……”楚景看出来了,这人就是成心跟这儿找她搭话呢,顿时,就不由得警惕起来。
  “我就是问问你,以前听同学说过,好象是说你到外交学院读研究生去了,后来还安排到过去实习?怎么,你现在到这儿教书呢?”
  “你想多咯,我就是想看看这里有没有适合的专业,要是有的话,我大概想弄个合适的二学位,怎么着?莫不是你也是这样想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