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重生之星空巨蚊无弹窗全文阅读 > 重生之星空巨蚊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4章 不愧是军长。【来起点订阅】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com (全小说无弹窗)
  最新网址:
  与少年人对视的时候,副军长直接好像见到了尸山血海,大量的强者被这位眼睛的主人势如破竹的灭杀。
  大量的强者气息铺天盖地的掩面而来,令得他都闷哼一声,望后倒退了两步,接着呆若木鸡的面色有些苍白的再望向天空里的少年。
  身边的人也呆住了。
  他们没能感受到那么多,因为天空中来临的少年并没有对他们使用什么气势的压迫,可他们却能感觉到气氛不同了。
  再联合到自己身边的这位副军长大人,竟是在这种关头后退了几步,答案不言而喻,那就是他们的军长大人,实力也到达了仅次于大元帅那个等级的高手,在气势的比拼下居然输了。
  而且上空上的那位少年,全过程气定神闲,好像只是将目光扫视了他们的副军长一眼,然后他们的副军长就直接失态了。
  “这……这种身临其境的恐怖压力,你……你就是那位电话里的少年么?果然有点能耐。”
  副军长推开了要来搀扶他的几位属下,然后人也飞临起来,他做为一位高手在这个许多强者都能飞行的世界,自然也能做到的飞行,并且做的还不错。
  而他做为一位顶天立地的强者存在,自然不会在贾岩的恐怖威势之下低头,哪怕刚才的气势对他而言,似乎有些强过头了,可他仍旧硬着头皮迎面而上。
  毕竟是在属下们的面前,他不要脸的呀?
  “哦?,还有上来与我对峙的勇气么,勇气可嘉。但这种不识好歹的思维,却是你的劣势,在战场上,必须要有看破种种形势的能力,难怪你只能做到副军长。”
  贾岩望着对方艰难顶着自己的气势靠近过来,神态怡然自得的说道。
  “你就是刚才大元帅说的孩子吗?哼,很好,只是这种年纪,就能修炼出让我都有些感觉吃不消的能量压力,但是你未免太张狂了点,做为少年,就要有少年人的心智,尊重长辈的道理不懂吗?”
  所谓的中央阵线军副军长男子。脸色不快,并且闪烁出种种危险目光,似是在找着攻击的机会,做为一名长年待在前线的人,战斗已然是他的本能,纵然就如贾岩所说的,他根本不具备良好指挥官的素养,但起码在战斗与勇猛这点上,他却不容他人质疑。
  “尊重长辈?那么阁下请说说,你这目无上官,甚至在战区内带领属下花天酒地的人,有长辈的模样吗?另外,我是你上锋指挥官,管束属下,是我的职责,所以我非但不会尊重你,还会将你这等不守规矩者,从我的部下里踢出去,明白我的道理吗?”
  贾岩讥诮似的轻哼一声。
  他最看不起这种自认强大,就认为做什么都可以的恬不知耻家伙。
  身为一军副军长,自恃能力,就不将战时的条例放在眼里,带领着一帮属下在战区商街里买醉,如果敌人发现有机可乘,发动雷霆一击呢?
  那岂不是拖累全军。
  所以这样的军人,他是不会要的。
  想当堂堂贾岩的属下?
  就算在这种游玩一般的历险里,他也不会要的。
  “哼,大元帅老糊涂了,给你一个莫须有的所谓副元帅职位,你就当真认为是本官上锋了吗?莫说你的职位尚未得到国家上层同意,就算得到了上面的同意,你想管老子,还早的很!”
  这副军长闻言,借着酒劲勃然大怒,并且目光闪烁出些许的狠戾之色,捏紧拳头,向着贾岩发出雷厉风行的一击。
  这招出其不意,令得下方的众属下们皆闻之色变,要知道上空飞行着的少年哪怕年轻,但能够飞行可是强者的向征,并且如果他真是情报上所谓的‘副元帅’,那么此举就像是攻击上司,放在军队里是重罪。
  而那出拳的副军长,却是浑然不惧。
  他自认为,不会比少年弱,哪怕少年的能量,看起来比他更浑厚,可自己是在尸山血海里摸爬滚打走出来的正宗战斗型强者,再怎么气势弱,实际的战斗力也绝对不可能比一个小孩还要弱的。
  并且更重要一点在于,这名少年所谓的‘副元帅’职务,是来自大元帅本人的口头承诺罢了,虽然大元帅开了口,想必国家上面也会给这个面子,可正式的任命不是还没有下达吗?
  既然没下达,那么这位少年擅闯军事重镇前线,还与他这位副军长动手,那就是他的错,如果自己直接将少年轰死,将来死无对证,他如此战力,顶多被削掉一点点名义上的职权,没有丝毫的影响。
  这就是他借着酒劲出手的深思熟虑。
  “哼,以下犯上,这罪名已经足够让你牢底坐穿,不过本人慈善,今天就大发慈悲,让你不必去坐牢了,直接死吧。”
  贾岩淡定自若的望着此人的拳头,待得拳头即将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才后知后觉般动手。
  可这动手的速度,却是如电闪雷鸣,快到极限。
  后发先至的握住了对方施以攻击力的拳头,手掌心感受到一股只属于这个世界的古怪力量之一。
  “所谓的斗气力量么?不过再奇特,也不过是借用我与白海豚生物的赐予的力量罢了。”
  贾岩感受了一番,过后便是手掌心一握,只听骨骼脆裂的微不可察声音传出,男子不由自主的闷哼一声,接着目光变得恐惧起来。
  要知道,他早知眼前的少年能量上恐怕比自己强,于是动用了十成十的力量,反正就算打破了下面的房屋,他也不会被追责,所以肆无忌惮。
  但这一拳过去,竟是被对方好似先知先觉般稳稳当当握在手心间,他甚至连少年的动作都没有看清。
  这说明,双方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大到恐怕眼前的少年都有可能超过本国第一梯队那么强的层次,要知道,大元帅就属于信黑国的第一梯队高手等级,他与大元帅切磋过,也没感受到如此耸人听闻的差距啊。
  “大人,我……”
  这位男子见风使舵的能力还是有的,如今受到惊吓过后,连忙就想转而开口求饶。
  可贾岩怎么可能容忍他再有更多的言语?
  在其惊魂未定,话语刚脱口而出,还没来得及讲出几个字眼同时,另一只手的巴掌已经悄无声息,仿佛早就等在副军长的脸颊旁似的。
  啪。
  细若蚊呐的声音,在空气里轻描淡写的发出。
  这种声音,如果不仔细听都听不清楚,在这种动辄就会天崩地裂的超强者战斗里,那更是几乎没人会在意。
  可别人发出这等攻击,自然不会有丝毫效果,可发出攻击者换成是贾岩,那么这样看似毫无威胁的攻击……
  就是致命的。
  咔嚓。
  副军长的头颅,仿佛吹弹得破的小树枝,当空打了个三百六十度旋转。
  他竟是整个人变成了麻花状,头颅断裂,身体也卷了起来,这一巴掌之威,恐怖如斯!
  噗。
  接着他连绝望神彩都来不及宣泄的面庞,从高空之中缓缓坠落,砸落于属下的脚边,本来高高在上的副军长,整个信黑国高端战力之一,在今天,在这个风花雪月的街道旁,直接成为了尸体。
  “副军长公然违反军纪,并且胆敢袭击我这位大元帅本人任命的副元帅,本人迫不得已下,将其击毙当场,好了,收尸吧,然后来到指挥所里听命,另外……这片地区我不允许存在,两天内给我全部拆光,否则休怪我翻脸无情!”
  贾岩发出光明磊落的断案声,接着头也不回的向着指挥所所在方向飞行而去。
  “这……”
  “完了,副军长大人竟被杀死了!”
  “我们……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既然这位少年变成了全军最高指挥官,那就只能听他的了,总不能让我们当逃兵吧?况且副军长都死了,我们做的那些事情,未来怕是也没别的人知道了……”
  “看来这位少年是铁面无私那种类型,还强的如此可怕,未来不能再做那些事了,快点,过去向他报道吧,小心去迟了又被他杀鸡儆猴!”
  几位属下打了个冷颤,他们地位也高,但再高能高过副军长吗?
  连堂堂地位实力都不俗的地军长,现在的下场都变成了他们脚下的一具尸首,他们要是敢有任何违命的行为,恐怕副军长的下场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什么?大元帅亲自任命了一位副元帅?并且这位副元帅已经来到我们这中央前线了?”
  “啊?副……副……副军长,已经被这位副元帅灭杀了吗?这……怎么可能……这……他就要来了吗?唉,我就说了,副军长这些年做了太多违心事,早就劝过他,他不听,居然沦落到这种下场,算了,杀了就杀了吧,我也有在近日准备他的材料向上面申请制裁副军长的事情,这位所谓副元帅直接将人杀了,也省得我麻烦。不过听起来,这位副元帅,是来者不善啊……我还是灭了与他争权夺利之心吧,否则恐怕也不会比副军长好到哪去。”
  在指挥所内部,恢宏大气的办公室内,整个中央前线军军长,也是最高指挥官,听到了今天的惊世骇俗惊变,整个人是瞠目结舌的。
  然后他连忙是收敛起了哪怕只有一丝的与‘副元帅’争权夺利的念头。
  副军长比他弱,但也弱不到哪里去,从属下们来电的描绘看,他知道,自己与这位所谓的副元帅,实力差距绝非是一星半点,而是极远。所以与其自寻短见,不如老老实实听话,也好得个善终吧。
  军长刚想到这些,只听自己办公室大门径直被人粗鲁的推开。
  “很好,你就是军长吧,我是信黑国副元帅,这间办公室我很满意,你出去。”
  一名少年人啧啧称奇的望着四周相当奢华的军长级办公室摆设,然后指挥着军长,好像态度相当目中无人的样子,令其离开。
  “啊……”军长拿着电话的手臂,整个凝固住,接着就像是变色龙一般,直接立即明白来人是何方神圣了。
  他点头哈腰:“是是,副元帅大人请上座,不对,我这沙发您肯定坐不习惯,但你今天请忍一忍,我这就去让人给您换新的来,我马上就去隔壁办公室工作,也方便您有什么事直接喊我,您请坐。”
  他的态度相当的低姿态,并且对贾岩的神情也不像是副军长一般的桀骜不驯,如果不说,根本就没人想到,直到方才为止,其人还是大气滂沱的一军之长,在这片地区,根本万人之上的存在。
  “啧啧,不错的态度,我还认为又有点破事要发生呢,没想到你比那所谓的副军长要聪明很多。不愧是军长。”
  “多谢副元帅大人的谬赞,我这就出去了,副元帅大人远道而来,肯定累了吧,我让人送点吃的来,并且在旁边办公室随时随地等候副元帅大人前来传达命令,以后肯定会在副元帅手底下努力工作,争取得到副元帅大人的首肯!”
  这位军长简直就像是十足的忠实仆人,按道理来说,贪生怕死的人也做不到军长之职的,可他却仍旧表现出了如此的状态,像极了舔狗。
  “好,你出去吧,我休息一下。另外你去准备一番,既然我来了,明天就开始对阵地对面的敌军展开攻击,我的目的是几天内将敌人的阵线瓦解,并且我军攻入信白国,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去观察好几条路线,不用可那么多为什么。”
  贾岩的言辞,让军长浑身一震,之后有些惊疑不定的望着贾岩,接着在接触到贾岩的目光时,又连忙低下头去,一副悉听教诲的模样。
  可他的内心深处,却是翻涌起了翻江倒海。
  要知道,他是一位在这片阵地里,坐镇了足足十几二十年的军长,正因为这一职务,最清楚敌人的规模与实力了。
  如果说他坐镇此地,与敌人形成正面的势均力敌战场,他是有把握得,可要他哪怕争夺到一寸的领土与优势,他自认为都相当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