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快穿:女帝嫁到,强势撩!无弹窗全文阅读 > 快穿:女帝嫁到,强势撩!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863章 现实世界(完)

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uanxiaoshuo.com (全小说无弹窗)
  上官残心被藏在这座皇城,姜仲替她打造的地宫里——
  说来可笑,这位前朝燕国皇后,却可能是姜仲这辈子真心喜欢的女子,是他死后都想一起葬入皇陵的人。
  迫于上官世族的压力,姜仲以上官残心难产的名义,让她秘密“死亡”。
  多年的囚禁,让她已经疯了。
  但,她还是那么美。
  -
  三个月后。
  皇宫覆盖的雪薄白,悄然融化,露出枝头新抽出的嫩绿的芽儿。
  这个漫长的冬,总算是过去了,推翻姜国政.权的战.争,落下了帷幕。
  如今,整个皇朝,百废待兴。
  风华站在皇宫最高的城楼上,目光远眺处,可及山河万里。
  浅紫披风被吹得微微扬起。
  太史总管悄然来到她身后,躬身一礼,道:“陛下,姜国已死,新朝当立,国号如何?”
  她想了想。
  半晌,答:“……倾。”
  “是。”
  -
  登基大典前夜。
  长乐宫,烛火长明。
  紫衣女子坐在案几前,素白纤手执笔,正在批阅各地呈上来的奏章。
  殿门“吱呀——”一声,被轻轻推开。
  白衣长发孱弱的美人,走了进来,烛火下眼神清明,唤道:“……九儿。”
  风华从案桌的奏章中抬起头来,淡然一笑,“母亲怎么来了?”
  仿佛并不意外上官残心的到来。
  经过神医的妙手医治,上官残心已经逐渐恢复了神智,不再疯癫。
  不过,她一直将自己关在昔日的凤仪宫,有点风吹草动都会惊惶不已。
  她脆弱,她美丽,她易碎,像一件需要精心呵护的名贵瓷器,再经不起一点的波折。
  这还是第一次……
  她走出自己的方寸之地。
  此刻,她略微拘谨又温柔的站在台阶下,“九儿,你明天就要登基……我来……送点吃的给你。”
  上官残心手里提着食盒,说着眼里透出惊惶不安,当即就想转身离去,“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对不起,我这就走……”
  “回来吧。”风华起身,步下台阶,走到上官残心身边,亲自挽着她坐到一旁的榻上。
  上官残心仿佛不适应突如其来的亲昵,有些别扭的缩回手。
  风华仿佛没看见她脸上一闪而过的不自然,“不是说吃的,在这里面么?”
  上官残心敛了敛眉眼,将食盒置在榻间的小几上,一一打开,“这是娘亲手做的,你……尝尝。”
  她给她盛了一碗莲子羹。
  热气氤氲,在光线下如晶如玉,看上去分外的晶莹可口。
  “九儿,趁热喝吧。”
  风华接过,微笑。
  然,笑意却不达眼底,说了句,“您有心了。”
  上官残心避开她的目光。
  风华用汤匙轻轻地搅拌着这一碗莲子羹,瓷器偶尔相撞在夜里发出轻而慢的声响,落在人耳中漫长而折磨。
  “多么可口的莲子羹啊,可惜……”
  她一顿,再以更绚丽冰冷的姿态,轻轻笑开来,一字一句道:“却是催人性命的毒药。”
  上官残心蓦然回首,眸里透着几分不可置信,“你……”
  “我怎么会知道?”风华唇上凝着笑,将她来不及说的话,问出口。
  “……”
  “因为我已经死在你手里一次了啊,母后。”
  母后两个字,叫得格外讽刺。
  她红唇含笑,眼神凉薄,似想起了一直掩藏的遥远的记忆。
  虎毒尚且不食子。
  从前,她对这句话深信不疑,最后将命都葬送在上官残心手里。
  一碗以为是母亲关怀温暖的莲子羹,却原来是杀人诛心的毒药。
  喝下,断肠,魂归。
  暴毙在登基前夜。
  再来一次,上官残心依旧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端上同样一碗毒药……
  她不再喝下。
  历史终究改写!
  只是……
  她不明白。
  风华目光流转,落到上官残心脸上,与她四目相对,问了一个困扰她很久很久,前世死前没有来得及问出口的问题——
  “为什么?”
  “我是你的女儿,亲生女儿,不是么?”
  为什么要杀她。
  这个柔弱美丽的女人,直到这一刻,才终于显露出了那么一点冰冷决然的真实面孔来,“为什么?”
  “因为你的身上流着姜仲的血!”
  “因为你是姜仲狗贼的女儿!”
  “因为我不能让一个反贼的女儿,成为燕国的皇!”
  “……”
  听着她声嘶力竭的控诉,风华眸色波澜不惊。
  很奇怪。
  她原以为自己会伤心。
  结果却没有。
  一丝都没有。
  她道,“上官残心——”
  “朕不会杀你,朕要你用今后余生,好好看着朕是怎样坐上前燕国皇帝的宝座,成为这个皇朝的主人。”
  “你且,看着。”
  -
  这一夜。
  历史重演,改变。
  这一夜。
  风华懂得了宽恕,放下。
  这一夜。
  其母上官残心被押送凤仪宫,永世不得再出。
  这一夜。
  千里之遥,苍茫山上。
  少年与仙风道骨的白发老人,在山顶对弈,天空划过一道流火,将整个夜空照耀得绚烂,其形状如同一只浴火的凤凰……
  白发老人手一颤抖,棋子掉落在棋盘上,他却不管不顾的掐指,嘴里兴奋的喃喃道,“天降异象,紫薇星移,帝星临世!”
  忽然,白发老人一口鲜血喷出,气息顿时萎靡下来,“噗——”
  这是窥探天机的惩罚。
  “爷爷。”少年指尖一抬,灵力闪动,替白发老人疗伤。
  须臾,白发老人摆了摆手,道,“爷爷没事。”
  少年收手。
  白发老人又道,“倾儿,我们天机一族,于乱世而生,使命便是辅佐帝星,结束乱世纷争,如今帝星已出,你该出山了!”
  “帝星在何位?”
  “九州北位,倾国!”
  -
  第二日。
  少年谁都没有惊醒,独自一人下了山。
  他一路向北走,来到倾国。
  那日,城墙上,紫衣女子披风翻卷,如烈烈扬起的旗,形成一道灼目不可逼视的风景。
  少年仰头。
  忽然间,一个念头突如其来却又坚定无比的划过他心上——
  她,就是他要找的人。
  他轻巧地跃上十丈城墙,黑甲士兵如潮水般全部刀剑相向,“什么人?!”
  紫衣少女挥了挥手,令忠心的将士们退下,弯唇如花,“你叫什么名字?”
  “君倾。”
  少年眼睛眨也不眨地回答。
  只觉得面前的少女,虽然头戴纯金王冠,衣着华贵昳丽,但令他一见心生亲近喜悦之意。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原来……
  既见佳人,也能不胜欢喜么?
  君倾暗自想道,又怕她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哪两个字,解释一遍。
  “君,是君子的君,倾是倾国的倾,就是你这国号。”
  少女闻言,却笑吟吟道:“君倾么?我却更喜欢这样解释——”
  “只愿为君一人,倾尽天下风华。”